缅甸的姐妹团在中国电商圈:一年一月顶,月入十几万

时间:2020-10-24 17:03:44   作者:若无相见怎会遇见65244452
文章目录
  • 年轻人的新机会
  • 百倍收入
  • 自由选择的可能

中国西南边陲,与缅甸口岸城市木姐接壤的瑞丽,是中国最大的对缅贸易陆路口岸。

每天清晨,边境线上有一道特殊风景:一群缅甸小学生,经由中缅边境 71 号界桩旁的银井通道入境中国,到银井边防小学上课,等到下午,孩子们再放学回国。

中国瑞丽和缅甸木姐往来极为密切。甚至于有的村子在上世纪 60 年代被中缅边境 71 号界碑分成两边,村民虽属不同国籍,却是同乡同族的亲戚,同一种习俗、同一种方言、同一所学校。

在瑞丽的姐告口岸,只要是开放时段,你总能看到源源不断的货车驶出国门,以及排成长龙的边民等候通关入境。那些来中国务工的人,大多进入了各个工厂的车间。不过,事情正在起变化。缅甸年轻人忽然发现了一个“宝藏工作”——直播带货。

瑞丽勐卯镇大约有 6 万名翡翠从业人员,其中从事网络直播的超过 3 万人,去年被阿里研究院评为淘宝镇。 9 月 26 日,第八届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公布的《 2020 中国淘宝村研究报告》显示,淘宝村年交易额已破万亿,吸纳 828 万人就业。

28 岁的何启秋、 22 岁的苏静、 21 岁的范润婷,就是三位淘宝主播。本就勤劳,又赶上风口,在瑞丽,她们赚到了十倍甚至百倍于家乡的收入,也开启了自己的第二人生。

年轻人的新机会

“这边竹楼错落,那里高楼林立。”这是缅甸姑娘范润婷对木姐和瑞丽的认知。

2019 年 12 月的一天, 20 岁的范润婷排在长长的队伍中。两个小时后,她从云南瑞丽口岸顺利入境中国。

做出这个决定,她几乎是孤注一掷。

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范润婷初中毕业之后就开始打工挣钱。她做过酒店前台,帮人带过孩子,在家乡缅甸木姐,她每个月可以拿到相当于七八百元人民币的收入。按照当地惯例, 20 岁的范润婷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。

但她心有不甘。生在木姐的孩子,对于一“门”(国门)之隔瑞丽的认知,大多时候来自课堂上老师的讲述和祖辈留下的记忆,“中国那边发展很快”。等到他们长大,对于跨越国门去看看的好奇心越来越重。

范润婷去过几次瑞丽,为了淘上几件漂亮衣服,她在国门的队伍中排过四五个小时;看着车水马龙的城市,她不是没想过留在那里打工挣钱,但她清楚,没有一技之长,只能从事体力工作。

缅甸并不发达,当地大多数人的月工资相当于千元人民币以下。因此,缅甸年轻人一直有来瑞丽打工的传统。

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数据显示, 2019 年瑞丽出入境流量突破 2063 万人次。这相当于,每天有6. 3 万余人次在瑞丽和木姐之间流动。留在瑞丽经商、务工的缅籍流动人员则有 5 万多人。

在瑞丽,不管是货场、工地、餐馆还是大街小巷的各种商铺里,总能见到皮肤黝黑、扎着笼基、穿着拖鞋的缅甸人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中的大部分只能去瑞丽的工厂上班、给小饭店帮工、做清洁工等。一个月两三千元,尽管比家乡好,但也并不高。在范润婷的记忆中,长辈们有时候会带着农产品去瑞丽摆摊,身边的哥哥姐姐也会从两边进货捣腾些小买卖。

这几年,一些新的机会出现了。

9 个月前,范润婷在朋友圈看到表哥在瑞丽做翡翠直播,她想试试。“我想给父母和自己更好的生活,这可能是个机会。”

百倍收入

瑞丽勐卯镇有大约 6 万名翡翠从业人员,在 2019 年被阿里研究院评为淘宝镇。直播兴起之后,瑞丽姐告玉城淘宝直播基地里,时常有近千名主播同台竞技,直播售卖玉石,一个月的交易额可达 6 亿元之多。这其中,就有很多来自缅甸的年轻人。

缅甸姑娘何启秋在 2014 年高中毕业后来到瑞丽,因为家里有亲戚做的是翡翠生意,她也跟着入了行。 2018 年,她转型成为一名淘宝主播。因为有翡翠交易的经验,她成长极快,每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,多的时候能有十几万元,是缅甸当地平均月收入的十倍乃至百倍以上。

何启秋喜欢翡翠,第一次赚到十几万的那个月,她花两万多给自己买了一件翡翠饰品

缅甸是翡翠主产区,瑞丽有边境通商之便。缅甸的翡翠进入中国,大部分要从瑞丽经过,瑞丽自然成了中国三大珠宝批发市场之一。街上随处可见珠宝商铺,交易市场上也有不少背着背包的缅甸商人,但这行对于普通缅甸年轻人并不是那么友好。

“这一行专业度高,还要自己寻找货源和买家,没点门路不行。”何启秋说。 2016 年以前,瑞丽的翡翠市场都是以实体经营为主,门槛很高,只有一定资金积累的业内人士才能进入。直播出现后,更多缅甸年轻人有了机会。

范润婷入行跟何启秋不同,她进了一家电商公司,做专职主播。因为从小学的是汉语且长相出众,学习一个月翡翠知识之后,她正式在淘宝直播间开播。

入行大半年,范润婷每天上午直播两到三个小时,每个月能挣七八千元,这个收入相当于她在木姐打工时的 10 倍。

范润婷喜欢瑜伽,拿到直播后的第一笔工资后,她给自己报了半年的课

“先让自己强大。” 范润婷的日程排得很满,除了做直播、参加业务培训,她还会自己捣腾些穿搭视频赚外快。拿到第一份工资时,她花一千多元给自己报了半年瑜伽课,把剩下的大部分工资寄给了父母。

两个月前,家里盖起了新砖房,终于不用再住竹篱笆房了。

直播不仅改变了“翡翠之城”瑞丽的交易方式,也给了缅甸年轻人更多公平竞赛的机会。如今在瑞丽国际珠宝翡翠学校,不少缅甸学生会来学习翡翠知识、玉石翡翠营销、网络直播等,学习一年后,他们会去相关产业的公司、店铺实践。

自由选择的可能

“淘金”,是缅甸年轻人来瑞丽最初始的动机。相比木姐,瑞丽的收入确实能让他们和家人过上不错的生活。但更重要的是,瑞丽给予了像范润婷这样的年轻人自由选择的可能性,成就了很多人的梦想。

缅甸在瑞丽流动人口超过 5 万,占瑞丽总人口数20%之多。缅甸人在瑞丽的经济社会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,瑞丽也对这支新力量展现出极大的城市包容性。

1978 年,瑞丽成为国家一级口岸; 2010 年,国家将瑞丽市确定为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; 2013 年,瑞丽市外籍人员服务管理中心成立。

直播一年多的苏静,家里是开饭店的,不愁吃喝,但她就想来瑞丽闯闯。每天直播七个小时,每个月收入一万多,现在去她家饭店吃饭的人,总能听到她父母笑呵呵地说:我女儿很厉害的。

她说拿到工资后最喜欢的就是用唱歌和美食犒劳自己

去年 9 月,一位老客户在何启秋的淘宝直播间买下一件价值两百万的翡翠。出色的销售天赋,让这个 28 岁的缅甸姑娘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翡翠主播。今年,她拿着 30 万积蓄付了首付,在瑞丽市中心买下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。

“如果没有来瑞丽,有想过你现在可能是在做什么吗?”

何启秋和苏静的回复是,可能在木姐当一名小学老师。范润婷则说,可能已经结婚生子。

因为同一个选择,这些缅甸年轻人开启了自己的第二人生。曾经,缅甸姑娘渴望嫁到瑞丽改善自己的生活,但现在,她们更希望改变自己,靠自己有尊严地留在瑞丽。

“我有很多朋友来到瑞丽工作,但真正能够坚持下来的并不多。”在何启秋看来,瑞丽是座节奏很快的城市,是一座适合奋斗的城市。

“想在瑞丽安家。”苏静的男朋友是安徽人,在瑞丽做翡翠生意,两个人在异国他乡相遇相爱,也希望他们的爱情有一天能在瑞丽开花结果。

瑞丽姐告“国门书社”开设了免费的夜间中文课,因为学员爆满,组织者不得不转移到更大的教室上课。这些缅甸年轻人,白天工作、晚上学习中文,只为了能更好地融入瑞丽的生活。

曾经,瑞丽因为缅甸的翡翠创造了一个个财富故事,如今,缅甸的年轻人又因为在瑞丽做直播创造了一个个励志故事。谁能拒绝这片火热的土地和直播带货的风口呢?自由和梦想,是每一代年轻人都向往的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admin@admin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

KOC和KOL,哪个更受品牌青睐?

文章目录KOCvsKOL选KOL,还是KOC?  KOL和KOC到底怎么选,自从2019年KOC崛起后,一直是行业内热议的话题。  在这些热议中,有两种观点一直在“battle”。一方认为,流量越来越贵的当下,投入低、贴近生活的KOC才是第一选择。另一方则认为,KOL自带强大流量,影响力大,营销效果势必会更好。  事实上,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下,对于KOC和KOL的选择是有所区别的,品牌在不同情况下需要具体分析,做好决策,才能够达成品效合一。而这样的决策,一定是基于对KOL和KOC的透彻了解。KOCvsKOL  想知道如何选择KOL还是KOC,我们首先需要了解的,是KOL和KOC到底是什么。  KOL和KOC,到底是什么?